人民币破7复盘:中间价先释放信号市场未现恐慌情绪

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8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在岸和离岸市场双双失守“7”,这一整数关口过往一度被认为是人民币对美元的重要心理关口。

“近期国际经济形势和贸易摩擦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市场预期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受此影响,8月以来许多货币对美元出现了贬值,人民币汇率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个波动是市场驱动和决定的。”8月5日19时30分左右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人民币汇率破“7”发声。

在人民币汇率破“7”后,无论是央行的表态,还是市场研究机构对人民币后市的看法,人民币汇率不会趋势性贬值是主流的观点。

直接引发人民币汇率8月5日破“7”的,是更多反映央行态度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

8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下跌229个基点,直接跌穿6.90、6.91和6.92关口至6.9225,这一降幅超过了市场预期。

“24”小时营业的离岸人民币汇率8月5日早盘原本波澜不惊,在上述中间价出炉后,直线跳水,在跌穿“7”后又失守了7.01、7.02、7.03和7.04关口,在即期汇率开盘跌穿“7”后,离岸人民币汇率直接击穿7.10关口,最低至7.1057。

离岸人民币汇率(CNH)指的是在境外交易的离岸人民币汇率,目前,离岸人民币以中国香港市场为主,更多反映的是国际投资者的预期。

对境内金融市场来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在岸市场跌破“7”,更为关键。

8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以6.9999的开盘,随即接连跌破7.0、7.01、7.02、7.03和7.04关口,最低报7.0424,16时30分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日间收盘价报7.0352,创下2008年3月以来新低。

所谓在岸市场,指的是银行间外汇市场,是机构之间进行外汇交易的市场,实行会员管理和做市商制度,参与者包括指定的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等,普通人是不能参与的,每个交易日9时30分开盘,其中16时30分至23时30分为夜盘交易时间,交投相对清淡,这一市场上的汇率就是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当前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的日浮动幅度是2%,即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每日只能在人民币中间价上下2%的区间内波动。

8月5日当天,央行两度发声,在人民币对美元即期跌穿“7”后一个小时发布的答记者问中,央行有关负责人称,人民币破“7”是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

“中间价出来市场就感受到了信号,可对比的是,5月下旬当时同样也是贬值预期,当时中间价每天波动一、两个基点,但最近两个交易日基本感受不到逆周期因子的作用了。”某国有大行外汇交易员对澎湃新闻表示。

2017年5月亮相的逆周期因子,诞生的目的就是适度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这一工具帮助人民币汇率在2017年大幅升值。2018年1月,随着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供求趋于平衡,“逆周期因子”被调整至中性,随后在去年8月重新恢复。面对贬值压力,“逆周期因子”在今年5月下旬重新发力,整个5月下旬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只贬值了4个基点,区间波幅也仅有70个基点。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汇率破“7”可以视为央行提升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尝试,是走向浮动汇率最终目标的重要一步。

他在研报中表示,从短期来看,当前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提升有助于实现以下政策意图:一是,汇率弹性提升有助于减弱国际资本外流的压力。二是,提升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避免央行货币政策的调整受制于对汇率的担忧。

“人民币汇率破‘7’并不意味着决策层的政策导向是刻意推动人民币汇率贬值或者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就不重要了,央行的操作目标仍然从逆周期宏观审慎的角度维护人民币有效汇率的基本稳定。”谢亚轩认为。

易纲在表态中强调,中国坚持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也不会将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

易纲在8月5日晚间的发声,给出了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水平的最新定位,即“无论是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看,还是从市场供求平衡看,当前的人民币汇率都处于合适水平。”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认为,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可能在“7”附近维持波动,不会快速贬值。主要原因在于:

一是市场预期基本稳定。人民银行在破“7”后很短时间内就发布了答记者问,并指出“将继续创新和丰富调控工具箱,针对外汇市场可能出现的正反馈行为,要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坚决打击短期投机炒作,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稳定市场预期”。监管部门及时稳定预期,市场并未产生恐慌情绪。

二是近期银行结售汇逆差并未显著加大,外汇储备稳中有升,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基本稳定,有助于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三是美元指数在美联储议息会议后高位回落,加之美国经济加速放缓,市场对美联储降息预期持续较强,美元指数可能继续小幅回调,而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近期稳步扩大,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也认为,从基本面看中国经济走势对人民币汇率并没有明显压力,中国当前3.1万亿美元的外储,足够应对短期资本外流,人民币没有大幅贬值的基础。